【www.lexiangwang.net--造价员】

昔日旧重逢篇1:可曾记得我_2000字


  蓦然回首时,那人已在灯火阑珊处。轻吟“可曾记得我”,“可曾记得我”。原本以为没有了联系,没有了QQ,没有了互相的邮件,就可以逃避一切,淡漠一切。但当自己又重新面对曾经的知己擦肩而过却没有相视一笑,心中不免泛起点点涟漪。  春季 樱花 柳絮  初见你时,我……从你的文章中感受你的心情,感悟你那所谓的“春季”。记得你的文章中第一篇,是在一个春季,在樱花纷飞,未若柳絮的季节。很喜欢你文章中的感觉,只有感受却不记事,这种孤单和高傲,我也有。今天闲暇时一个朋友问我:最喜欢什么季节?嗯……沉吟片刻,“应该是四月吧。”“是现在?”是呀,是现在。我想,无论是季节还是人生,春季都是再好不过得了吧。那部描写徐志摩的爱情故事的小说不也叫做:“人间四月天”吗。看完你那关于春的文章,我发现了,你是性情中人,然而我呢?究竟是或不是,随他去吧。  参禅 悟道 无欲  见到你,终于找到了那阔别重逢的感觉,不过,那彻夜长谈的感觉却又好像是从未有过的。平淡中,带着一种奇妙。还记得,你问我“以后想做什么?”我开玩笑道;“没想好呢”。反来问你,“你呢?”你说;“若干年后如果有缘的话,你会在一所寺院里看到一位很眼熟的戴着眼镜的老禅师在指点众生,参禅悟道。”殊不知,我看到你说这句话时,哭了出来,为什么?大概不是你不甘,是我不甘。你所说的无欲,颇让我感到了无奈。  文章 音乐 小世界  你说过,好羡慕我,羡慕我的音乐灵感,羡慕我的思维敏捷。其实刚开始我也只是觉得你也只是在说客套话,可当我真正相信了这些话。我们却渐行渐远,彼此之间渺茫依稀。得知你喜欢“梁祝”,我特意翻出了曾经的旧曲谱重新练习。我说过,无论你怎么喜欢它,梁祝对于我来说只是一首难度适中的练习曲。可为了你,我试着去领会,试着去接近你的感受,却发现我,又错了。你是文人,我也是,我们彼此都是离不开笔的精神动物,而文章无异于是我们的产物。我说过,所有人包括我的亲人可以亵渎我的人格,我的尊严,唯独不能亵渎我的思想,我的精神。是呀,人生若只如初见,如果永远定格停留在最开始,永远停留在如初见,那么你就不会看到我文章中真实的自我。还记得你看过我的“我的生死区间——36天”之后不解,怪罪我固步自封,幽暗,深邃的哲学观不属于我。其实,那怪谁呢?我不解。  幽怨   相识时间渐渐变长,问题接踵而至。你问我“为什么总是喜欢黑色?”“为什么固步自封?”“为什么还吃安定?”“为什么不知道节俭?”为什么?面对你的一个又一个为什么,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从此,再没有了彻夜长谈。现在真是后悔,为什么当初要给你讲那个怨女的故事,现在在你眼里我大概就是那个怨女吧。  孤单   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因为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第二个人,或许你是,或许曾经是。总是习惯独倚玉阶,夜半起舞。曾经开玩笑,除了恋爱需要两个人,其他的一切事,我都一个人。是呀,一直一个人。你在文章里曾经写过自己不被了解,同样,我也是。但是后来才发现,与其说是不被了解不如说是不愿被了解。习惯了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习惯了不倾诉,喜欢暗自舔舐。你的出现,最终还是没能改变我的孤独。  迷离。麻醉。  最近肠胃感冒,打完针之后去了音乐老师那里,走到钢琴室抚摸琴键,却不从下手。那是一台很老很老的钢琴了,像是位饱经沧桑盲目苍夷的老者,或许,有无数的人用它奏出了太多优美的旋律,但他终究孤独。想到这里泪光迷离,我,是没有人见过我哭的,但是,这代表着我不哭吗?就这样坐回位置,捧着笛子听着周围嘈杂的音乐声,在这相近与噪音的环境里呆呆的,耗了一上午,连发呆都如此奢侈。  错在哪里  还记得,我这个向来处事不惊,淡漠一切的小女孩发疯抓狂的样子吗?尽管心中惊涛骇浪,表面仍就平静依然。我找到你,问你“我,错在哪里?”我们,第一次的相对无言,如此静脉。是呀,错在我根本没有信任你,抱歉我拿常态评价你。错在我的无感,错在我的懦弱和退缩。  人性与常情  抱歉,我以性情中人的称号欺骗你。其实,我不算是。因为在最开始,我就否定你,就像我写给你的那封信中告诉你的那样,“不想再躲避,不能在躲避,只能对你说对不起。”就像我为你买了G调大笛子,即使买了也吹不好,是在亵渎你还是在摧残我。还是那句话,人性是不可磨灭的,常情是可以避免的。错就错在我以为你会理解,可你偏偏不理解。或许人性与常情的碰触就是美丽的错误吧。  一笑而过  喜欢独处,喜欢一个人,喜欢自己干自己喜欢的是、、、是呀,人类本就是一个群居的种群,个体之间互相联系。而我拒绝一切是因为什么?因为执着,因为怕伤害,怕受伤。失去你,像是失去了一件至宝,但又好像是自己故意要放弃的。你走后,还是一个人,一个人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一个人喝酒,一个人外出吃饭,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弹钢琴。走路的时候左手握右手,彼此感受温暖,还是一个人。一切都好。还记得你曾经看到我的说说心中不禁发酸。你说“你的说说里写道“我总是习惯说一切都好,可是每次说时往往自己都不好,可又有谁知晓,只有暗自舔舐伤口。”真的吗?真的吗,其实大不了一笑而过。  知己。陌路。陌上花开  曾有人问过我,知己和陌路之间隔多远?我说,一步之遥。其实当初不曾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曾经好到无话不谈的朋友,帮我数安定的朋友,曾经天天叮嘱我好好休息,注意饮食的朋友。曾经心灵之间亲密无间的朋友,如今只是陌路。在每一天忙碌的生活中偶尔有一天伴着微风途中与他相遇,却没有相视一笑,曾经的知己就这样变成陌路。是因为不在乎,还是因为太在乎?古往今来只如此,只愿求得一曲“凤求凰”今生足矣。迷在他的一首“钗头凤”陌上花开,昔日欢笑,今日何谈。  如果没有遇见你  每一次自己去歌厅,都会唱那首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词中,“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是呀,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如果没有遇见你,或许我还是那个冷血的小女孩。想想当时,那个满头白发的小女孩,后来不知怎么的,头发渐渐变黑了。朋友问起我开玩笑道“染黑的”,或许放下是真的如释重负,执着是最大的错。  那两封信  在网上,我曾给你写过两封信,第一封是因为你在认识我几天之后说出了“我爱你”被我一顿讽刺。我讽刺你轻浮,你浅薄。而当你逐渐意识到我的冷漠准备离开时,我却相信了曾经的诺言,苦苦追寻。成了那追梦的人。  追梦人  梦中,依稀人影。  寻着她的踪迹,觅着她的芬芳。  追随倩影,依稀彷徨。  梦中,偶遇她那多情委婉的眼神。  故作姿态拂袖道;“你尽力去,吾无意。”  本无心,却成了真。  从此,我成了那追梦的人。  你可曾记得我  新年的钟声敲响时,我向你发去了新年的对句“飞雪飘飘洒洒轻柔纷扬深邃博大地。”随着这飞雪,伴着这悠扬深邃的古琴,随风潜入2011年,新的2012中没有你的存在。一切还是一个人,自由,随性。时过境迁后,若终有一天我们寺庙相会,你可曾记得我?  轻轻道上一句:“长老,可曾记得我?”  作者:李婷婷(知瑾)
    黑龙江鸡西黑龙江省高一:知瑾

昔日旧重逢篇2:那棵晚开的桂花树_200字


  不经意间
  路过了你的身旁
  暗香阵阵
  拂过了我的脸庞
  回眸一视
  满丫嫩黄…冲天而长
  重阳已过
  应是遍地菊花香
  而你——九月的“单桂”
  却送来了
  特殊的芬芳
  是通心的时刻么?
  为什么发现你之后久久驻足不愿续往
  风摆弄着你的枝丫
  你调皮地摇摇脑瓜多么可爱、
  我的笑靥竟不自觉的漾开、像水洼…
  天、是秋雨连绵
  地、是灰蒙一片
  人、呵…人已无言
  花、挑了这个时候肆放。
  我、竟会觉得和她是旧相识
  也许今日的重逢因为昔日的刻骨
 
    上海市松江二中高一:陆笛

昔日旧重逢篇3:遇见,唯美了时光_2000字

  题记:感恩世间所有的缘,眼光交汇的那一刻,抵得上万千的暖。遇见,丰盈了文字;装点了人生的色彩;唯美了生命的诗行,是时光赠予的纯美,于灵魂深处开出最美的花朵,芬芳着生命的一程又一程。
  冬日的夜,总是会生出些许薄凉,独坐在窗前,任心事随着雪花飘舞。曾经走过的路,于独处中回望,隔着一程山水,仍是是生命中抹不掉的风景,就如我和你的那一场没有约定的遇见,虽然随着季节的辗转越来越远,却还时常会在午夜梦回处低吟浅唱,摇曳着这一季的寂寥。或许很多东西就像指缝间的阳光,温暖,美好,却永远无法抓住。
  相遇的故事,落笔在文字的诗笺里,如半阙唯美的段落,绽放于心灵一隅,渲染着曾经的温婉。轻蘸一缕墨香,以无悔的韵律,行于笔端,那柔情的缱绻,在字里行间铺开。一笺心语,如水墨氤氲;一抹温存,和着岁月微醺。我眼角的柔波,映着你眉间的浅笑;你如水的柔情,漫过我的心房。泊一弯思念,于烟雨红尘处,与你画一场浮世清欢,看远山含笑,观细雨润荷,弹一曲高山流水,伴着相知的音符,守文字的水墨青花,将温润的幽思融于清浅时光,一起走过的风景,清彻逐水,恍如初识。
  也曾有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牵念,也曾有过一眼凝眸的眷恋,伸手还能握住浓浓的暖意,为你写进生命诗行的段落,还在纸笺上泛着墨香,而你,却早已不在灯火阑珊处。尘世屋檐下,有多少人来人往,就有多少光阴的故事在上演。初见的点滴,若飞花柳絮般飘落在心底,是午夜梦回处的落寞。回眸过往,总有一段情,惊艳了岁月;总有一个人,温柔了时光。相遇,是轻盈岁月的暗香,错过,是驻足在心底的惆怅。那些铭心的过往,不过是在一朵花开的时光里,途径了彼此的盛放。
  总想,寻一个阳光暖暖的清晨,踏着晨风,将收集好的花间清露寄于你,你若收到,便是一份清水涤心的牵念。如若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都是累积的前缘,那么,我愿意跋山涉水,将唇边的那抹笑靥,写进有你的诗行,以此,让缱绻的柔情无限延长;如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那么,我愿意拈心香一瓣,倚一窗似水流年的暖,为你站成一朵花开的永恒,不为让你看到我有多绚丽,只为你能记取,与我的前世今生。
  如果,相遇的最终注定是错过,我该怎样在匆忙中,记住你的模样,以此来慰籍你离开后的寂寥;如若,所有故事的结局,都可以被岁月更改,我该怎样带着虔诚的眷恋,把过往临摹成一朵花开的模样,让对你的那些心心念念,在我的灵魂深处,一生一世的倘佯。这世上有月缺月圆,就会有冷暖悲欢,一路上,我们重复着等待,相逢和别离,品尝尘世风中的寂寞,也激动着初遇的欣喜,总是盼望时间能够停留在某些美好的时刻。然,光阴依旧游走,没有片刻停留。
  流年的故事中,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有些情,爱着爱着就淡了;有些人,跟着跟着就丢了。一条路,深深浅浅走过了;一颗心,来来去去就累了。是不是等到岁月风烟氤氲的多年以后,所有的刻骨铭心,都可以一笑而过?是不是当年华不再丰盈,所有的错过,都可以随云飘散?也许总要等到赏过各种风景后,才会甘愿脱去红尘华服,细数着平淡日子里的流水与落花,以随遇而安的姿态,习惯这世间的分分合合,开始学会拥抱眼前的幸福。
  林夕说过:“我们都是风雪夜中的赶路人,因相遇摩擦,融化了彼此肩头的雪花,而后因为各自的路线不同,相距越来越远,雪花再覆肩头。”结束与离开,注定是人生永远的主题,一隅红尘,半生烟雨,遗落多少红尘情未了,或许,有些爱,只适合收藏;有些人,只适合铭记,人生,总要经过一些疼痛让我们刻骨铭心;岁月,总要留下一些痕迹证明我们曾经走过,生命只有经历过才算完整。可是,要有多勇敢,才能轻轻的说别离;要有多洒脱,才能微笑着道珍重。
  一缕风会吹来经年的感伤;一首曲子会荡起心湖的涟漪。这个冬天好冷,有些来不及告诉你的话语,似乎早已被冻结在空气里。或许,每个人的心里,都隐藏着这样一处忧伤的角落;每个人的心中,都会藏着一个只属于自己的记忆,藏着一瓣落花的感伤亦或是一朵流云的美丽,是别人无法触及亦无法到达的彼岸,生命中的某些路,即便再孤寂,终究要一个人走下去,即便再寂寥,也要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独自入戏。
  谁的目光曾在谁的内心停留?谁曾和谁上演了两心不忘?有一种遗憾叫曾经爱过;有一种遗忘叫尘封过往,携一片馨香的记忆,道一声珍重,即便人生有无数的驿站,曾经的驻足,也温暖了前行的脚步,回眸处,也是生命中最绚丽的风景。挽一缕岁月的浅笑,用素心素笔,轻描过往,让心的明媚,在时光的转角处蔓延,欣然于每一场遇见,释然于每一次别离,不说感伤,不道悲喜,多年以后若能微笑着忆起,便是曾经的最美。
  人生的风景千千万,聚聚散散本寻常;世上的路千万条,分分合合终有时,轻握一份洒脱,放下一个释然,沧桑过后是淡定,惆怅过后是坚强。只要有一颗温润的心,寒冬也会有暖意,薄凉的季节,更要学会珍惜阳光的温暖。扯一片云轻盈过往,寻一抹阳光储存力量,有一种情怀叫人淡如菊,有一种人生叫随缘随喜。梳理沾染风尘的心情,安抚疲惫的心灵,于流年的平平仄仄中展望,船过水更幽,云过天更蓝,风景通幽处,仍能觅得满树花开的嫣然。
  生命的美好,就在于不经意间收获的点滴感动。悉数记忆的花瓣,那些曾同我守候一段岁月,陪我演绎柔情缱绻的美丽时光,还带着幽幽暗香,在指尖蔓延。似音乐波动心灵的琴弦,伴着岁月轮回,伴着尘世悲欢,流淌在心脉之间。若回忆是一本翻旧了的书,有些情节,唯有沉淀之后,方可生香。
  终有一天,昔日的痛苦与欢乐都会变成同样的颜色,唯留一颗平静的心,碾过灵魂的支点,站成永恒。洗尽铅华,是一种生命淡如水的境界;是繁华后的宁静;是远离喧嚣的清澈。红尘陌上,捡拾文字的诗心,倾听岁月的呢喃,将过往的情愫,书于字里行间,怀抱一颗善心,跟随着生活不倦的步伐,将一帘素淡写进人生的诗行,用飞舞的指尖弹奏一份清宁,相信一定会有人懂,懂我寒夜的寂廖,懂我文字中的淡淡忧伤。
  一程山水,一份珍藏,流年的巷口,一场场遇见,构成了生活的点点滴滴的丰盈,妖娆了文字的诗行,装点了生命持久永恒的美丽。回到故事的最初,有多少熟悉的身影,在时光的剪影中,若隐若现;有多少温润的情意,在岁月的流逝中,若即若离。掌心的花开,涟漪于心湖,总会在时光深处,浅浅的诉说那些过往。
  在我走过的风景里,有你相伴,我不曾孤单;在我散落的旧时光里,曾有你相陪,我亦是晴天。即使流经的岁月,淡了经年的光阴,即便时光老却了,曾经的繁华,留在记忆深处的依然是脉脉馨香,铭记我们生命里那些无悔的付出,珍惜一路相携的感动,让一起走过的温暖,在回忆中没有界限的蔓延,尽管是带着惆怅,还会有些许伤感,但我相信,收藏的情感,是灵魂深处开出最美的花朵,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终会芬芳着生命的一程又一程。
 
    初三:cqz159

昔日旧重逢篇4:记忆中美好的片段_750字


  打开记忆的闸门,无限的思绪直涌心头,我在千姿百态的记忆中摸索,渴望拼凑出完整的回忆,可那朵被记忆碾碎的“花”却拼凑不回完整的梦,只有那如诗的一角依旧完整,美好。在心灵深处生根发芽,永远不会随时光的冲击而变淡。在我的人生历史中闪闪发光。
  盼望着,盼望着,一轮圆月拖来了团圆的梦。我与久别的父亲再次重逢,茫茫人海的火车站守候着一列列盼亲的人。长鸣的火车满载着晚归的人,无限的守候圆了千百个团圆的梦,拥挤的人群后,我见到了久违的父亲,他穿着那件旧的大衣,手里紧紧的攥着箱子,几根银丝迎风飞舞。父亲,真的老了。
  那一夜,我陪父亲在谷地坐下长谈了一夜。
  他由问生活的状况到我的学习等等,问的那般细心。昔日那烦人的唠叨在此刻竟如钢琴曲那般动听。我问父亲:”可否天天留在我的身边,我不介意物质的多少。”父亲回绝了:“孩子,你知道吗?你和弟弟上学,各方面都需要钱,趁着还干得动,多挣点钱有备无患嘛。”望着父亲枯枝般的手,额上深陷的皱纹和那饱经生活沧桑的农夫象,一股暖流直涌心头,此刻我感受到了一颗赤子之心和那挚爱,我幸福的笑了。
  “你看,天空中的那轮圆月,知道为什么会有阴晴圆缺吗?那是说明人生不只有圆,更多的是缺。”“是啊,只有经历了月缺才会显得月圆的可贵。只有经历了痛苦才能领略成功的风景。”我点了点头望着父亲说。“我听老一辈的人说,每个人都是一颗星,等我想你了就看看,那颗最亮的就是你,我们永远心连心,只要思念还在,那就是家,那一刻,会不会有异地两相思,二人共赏月,念心紧相连,我知道一颗星牵绊着离别的愁思。”此时,我们注视着天上的每一颗星,因为那是相思的见证。今天,是我生命中最开心的一天,一场从未有过的这般亲切的谈话在今夜诞生。
  好美的月夜,好美的人,好美的情,好美的记忆,在今天写进我人生中最美的片段中。
 
    初三:肖芳

昔日旧重逢篇5:不朽的薄姻缘——反唱“梦断香消忆沈园”_2000字


  他离异了!八百多年前。在那个才子佳人相依偎的年代,偏偏不能把这后人认为天造地设的的两个名字名正言顺的放在一起,佳人是“唐婉”,才子名叫“陆游”。
  离异的原因很简单,在那个谨遵“不孝有三”的年代,他们恩爱了三年,却犯了“无后为大”这个天大的忌讳,于是这对“只羡鸳鸯不羡仙”似的夫妻也被这个看似天大,实则可笑至极的借口给撕心裂肺般的拆开了。这个拆开她们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叫“陆游”的才子的母亲,这个叫母亲的人守寡多年,独自守寡养大这名震文坛的才子,他不得已屈服答应了,这使他羞惭沮丧,但藕断丝还连,因为两者之间存在着一种叫“深爱”的东西。
  于是由于难舍难分,不忍就此一去,相聚无缘,于是悄悄另筑别院安置佳人,才子一有机会就前去与家人鸳梦重续、燕好如初。
  可是好景不长,母亲毕竟是一个很精细的母亲,才子善意的谎言被母亲亲自戳穿了,这段姻缘算是结束了:佳人被迫下嫁给别的才子,而佳人的位置自然被别的女子来代替。而后来这被重组的两对才子佳人也算是美满幸福。
  离开山阴吧!买好骏马,他骑上飞骑。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他知道,两者心里还挂恋爱着彼此,但才子毕竟是后人口中称颂的“亘古男儿”,没有为情消沉,而是毅然只身离开了故乡山阴宦游,并以他扎实的学识功底和才气横溢的文思博得了考官陆阜的赏识,被荐为魁首。功名有成,当然衣锦还乡,家乡欢迎形式很是隆重。但才子心里还是空空的,本来预期的情节不单单是这样的,不只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有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还有一位翘首顾盼的人,一个没有任何语言的默默拥抱,还有一次琼楼宴以外温馨的家常小席。
  记得离开时是寒夜,来时是春天,既然是盎然的季节,郊游舒舒心吧,去哪呢?心里莫名的徘徊起来,踟躇之余,他的脚步也随着心来到了绍兴城外的沈园,这个当初才子与佳人初恋并订海誓山盟的地方,院子还是以前的院子,当初共同依坐的石凳有了些青苔,桥脚的瓦片也更灰黑了,但是位置还是和心里的位置一样,淡淡的感伤不由的缓缓涌上他的心头,于是他不由把头转向远方的天空,想看看这片天是否还是当初那片天,如果是的话,那么当初的人何在?
  天或许真的回答了他,就在陷入思绪之余,他听到了那个在梦与回忆里无数次魂萦梦绕的声音,原来昔日的佳人和他的第二任丈夫也来此踏春,世界好像真的不大。眼神对视的霎那,时间真的好像停滞了,昔日的情意又好像在二人的眼神里回放,往日的思念也渴望在此刻得到缠绵,但一切都成定,两人重逢,根本无法当面相诉离情,因为在那个年代,感情是要受抑制的,要抒发也只能通过别的途径。随后,佳人派人送来一些酒菜,在而就与丈夫离去,菜是佳人亲自下厨做的,酒当然是她亲手温的。这本来默默以示关怀的酒菜,在他心里却激起了并不默默的词意,看着这酒菜,他慢慢坐下,咀嚼并孤酌起来,咀嚼的是往日缠绵所幻化的尘烟,孤酌的是此刻一颗难以形容的心。更简单的说就是伤心吧,伤心是需要抒发的,于是在园子的壁上留下了一首后人不知吟咏并临摹过多少次的长短句——哀怨的《钗头凤》:“红酥手,黄

昔日旧重逢篇6: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_2000字

  佛说,今生你嫁的人,是前世葬你的人。那么,前世我曾葬了谁,今生又是谁会在冥冥之中与我相遇,同我结缘,温暖岁月,一世情长?
  ——题记
  前世,我曾葬了谁?
  昨日,无意间在微博上看到一篇文章《佛说,今生你嫁的人,是前世葬你的人》,字迹在指尖静静地游走,心中激起的涟漪感慨万千。
  一直在想,如果真的有轮回,冥冥之中的因果循环如同命运的手腕,在不经意间带来一些缘分,又在不经意间带走一些浮华,所以,佛云,一切随缘。缘来相遇,缘散分离。不强求,不奢求,得之坦然,失之泰然。
  可是,如果有前世,我曾葬了谁?
  不止一次在心里幻想,前世我曾葬了谁?是那白衣翩翩的潇湘妃子,还是那素衣清婉的素颜佳人,亦或是山野浪漫处的清纯姑娘?也或是,前世我只是红尘之中的一个小沙弥,常伴青灯古佛,不曾染指红粉,不曾遇过伊人,以至于在这一世尚未结缘,尚未娶妻,尚未遇到我葬的那个人。
  我仰面问天,天无声,风无痕,人间四月芳菲尽;我问地,群山缭绕,仙雾薄起,地势乾坤动古今;我问佛,笑而不语,檀香氤氲,大殿无歌现梵音。恍惚间,如仙人指路,我听到一段若有若无的妙音,你的前世,是观音菩萨莲花池里的一只鱼。
  一只鱼,一只只有7秒记忆的鱼?
  前世,我曾葬了谁?真的记不起,因为我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一切都淹没于尘土,千帆尽过,白鸟归啼,一池清水,伴我一生。或许,我不曾忘记,只因为我从未记起,那些关于你的记忆。
  今生,谁会嫁给我?
  少年时,看到邻里亲戚成亲,只是把那当做喜事,因为我们这群小孩子可以吃喜糖,放鞭炮,抢红包,甚至和青梅竹马一起玩过家家,装作新郎、新娘的样子,做着大人们的动作,在河畔的柳林里,嬉笑打闹,乐而不疲。两小无猜的笑声溢满整个村落,溪里的游鱼也格外欢畅,泛起一阵阵清波。
  也许,那就是童真时代最美的记忆,两小无猜的脸庞,清脆爽朗的笑声,把整个心扉尽染,没有丝毫的起念,只是牵着小小的手,迈着小小的步子,走进小小的城。不曾有过片刻的迟疑,不曾有过片刻的踟蹰,只想牵起彼此的手,走向童话的国王,想象着白雪公主与王子的故事,骑着竹子编成的“白马”,和她一起步入幸福的国度。
  现在想起,仍会忍不住陷入那旖旎的回忆。放眼红尘,昔日的童真不在,昔日的红妆已嫁他人,昔日的竹马早已破败,只剩一弯浅浅的烛泪,滴落在潇潇翠竹之上,班泪点点,斑竹片片,篱落疏疏。
  或许,这就是命运,或许这就是因果。前世,我不曾葬过她,所以今生她也不曾嫁给我,她之所以给我一段绚丽的童年往事,或许只是报答我前世滴水之恩。在红尘深处,她终会遇到前世葬她的人,与她执手偕老,白首不离。
  今生,谁会嫁给我,不曾知晓,因为宿命的安排,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或许,在灯火阑珊处,那人依等候许久,只盼我达达的马蹄归来,敲开她的心扉,与伊偕老;或许,待她长发及腰,自会出现在我的眼眸里,与我共诉一段尘缘,共结一分连理;或许,等她十里红妆,为我倾城之时,我定会在白堤陌上,骑着红头大马,将她赢娶回家,许她一世安暖,一生情长。
  在人潮人海的都市,在山花浪漫的陌头,在落落红尘的深处,总会有位伊人浅妆素颜,纸伞为媒,与我相遇,总有一剪寒梅,傲立雪中,为我开放,总有一段记忆,一段旧缘,等我去开启,等我续写,总有一段墨香,绵长悠远。
  今生,谁会嫁给我,我不去揣摩。
  因为一直坚信,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世间所有的相逢都是前世有了约定,所以不去苛求,不去强求,一切随缘。一直相信,有些相遇不在路上,而在心间,有些人只是过客,并不是归人。
  或许,三生之畔,早已将彼此的缘分刻在石上,或许,今生嫁给我的人,便是前世我葬的人。
  第一次领悟到这一点,才发现,原来冥冥之中真的有注定:
  也许一生中可以爱很多人,
  也许一生中可以遇到很多人
  但是这其中,只有一个让你笑的最灿烂,哭得最桑心,疼的最窒息。那个人就是,前世我葬的人,那个人,就是今生嫁给我的人,那个人,就是与我终老,白首不分离的人。
  有的人说,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生幸福,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生叹息,或许,前世我葬的人不一定在彼此最好的时候遇到,但是一定会把彼此最好的展现,因为,我们会在相遇的日子里,染指彼此的生活,走完生命的终章。
  //
  来世,你定会嫁给我,在我最好的时刻。
  也许,前世没人葬过我,也或者,我不曾葬过别人,亦或者我只是一只孤魂野鬼,在尘世间漂泊流浪,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不曾相遇、相识、相恋、相守,所以今生,尘缘未到,一直孤单。
  但,我从不曾悔恨,不曾遗忘,或者,我真的就是观音菩萨莲花池里的一只鱼,所以不曾游出过自己的领域,也没有她走进我的世界,我只是一只鱼,一只寂寥的鱼,一只冷暖自知的鱼,那么我依旧愿意焚香清唱,祝尔安好。
  来世,我坚信你定会嫁给我,因为今生我已把你深深地埋葬。
  在那个芳草萋萋的鹦鹉洲,在那个落红点点的潇湘书院,在那个蝶恋花的故事里,我把你埋葬,把你浅唱,在心灵深处,为你搭一座坟,为你静守一树花开,坐等一季流年,编织一段红尘情缘。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你一直住在我的心里,如同你从未离开。
  当我再一次重温《神墓》时,看到他从万古时代走来,只为心中的恋人,他变成了一座坟,并且由一座坟羽化成一个人时,心中激起莫名的感慨,或许他知道,或许他不知道,或许他知道了假装不知道,他已经骗走我多少泪水,他已经埋葬我多年的旧伤,他已在红尘之中,成为一道绮丽的风景。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这一世,若不能和你相守,不能和你相濡以沫,注定要与你相忘于江湖。那么我定会在来世的奈何桥上,不饮孟婆的那一碗解渴汤,不忘这一世你的模样,不在来世与你相遇,却不相识,相识却不相知,相知却不相恋,相恋却不相守。
  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此生,你未亡,我未老;你却住在我的心坟里。
    初二:冷凌熙

昔日旧重逢篇7:二十年后回故乡

  二十年后,家乡会是什么样的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穿越时空隧道回到了家乡。
  家乡的变化是巨大的,那条混浊的湛河变得清澈见底,都能看见自由自在来回游动的鱼儿,无忧无虑的人们在河边休闲娱乐。原来在水底安装了“多功能环保器”,它把所有的垃圾都吸入体内,然后经过再处理,制成了环保口袋供市民使用。马路上车来车往,速度极快但没有交通事故,因为车上安装了全方位闪避系统,所以就不用担心撞车了。师恩不能忘,我来到了新鹰小学,发现操场比原来宽阔多了,各种体育器材一应俱全,教学楼更高更漂亮了,楼梯变成了电梯,教室里配备了各种先进的教学仪器。我见到了邵老师,教语文的她正带着耳麦,拿着英语书在读呢,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个时代不懂英语不行啊。”我拜访完精神焕发的老师就走了,迎面撞上一人,看着脸很熟,就是想不起名字,正想着,那人突然说:“你是陶岳!”“你是老孙!”老友重逢,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叙完旧,他便由于商业的事走了。此时此刻我在想:昔日那个调皮的小子已经成大老板了,还有家乡的变化是那么不可思议,是什么造就了这一奇迹呢?
  正当我思考时,太阳能手机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原来是妈妈在催我回家呢!于是我便匆匆的赶了回去。
  新鹰小学5(3) 龙骑士
 

本文来源:https://www.lexiangwang.net/jianzhukaoshi/124975.html